四川女孩被转卖4次,曾被父子3人共妻,又被兄弟2人锁进窑洞15年

谁动了我的小宓 次浏览

摘要:一个19岁的四川漂亮女娃娃,被拐卖到窑洞15年,曾经一度被恶魔般的父子三人同时染指,成为事实上的“共妻”,刚被拐卖时,家人明明已经联系上她,却“默认”了被拐卖事实,多年后才幡然悔悟。

一个19岁的四川漂亮女娃娃,被拐卖到窑洞15年,曾经一度被恶魔般的父子三人同时染指,成为事实上的“共妻”,刚被拐卖时,家人明明已经联系上她,却“默认”了被拐卖事实,多年后才幡然悔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2008年3月,一间残破肮脏的窑洞里,坐着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而满墙都写着密密麻麻的字——“跑”!


她神情呆滞,明明才30多岁的大好年华,却看起来异常疲惫难堪。


2.jpg


女人叫曹小青,长得眉清目秀,但明显能看出来精神有问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无论记者怎么问,她都一言不发,眼神里都是警惕和害怕。


窑洞里的气味难闻得很,到处是破败发黑的棉絮,房间里还有两口显眼的大锅,其中一口还盛得有剩饭,而另一口,隔着远远的就散发出刺鼻的恶臭。


曹小青每天的吃喝拉撒,都是在这两口锅里解决的。她已经十几年没怎么出过这个屋子了,下半身常年都是赤裸的,就堆坐在破壁的棉絮中,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


一、出走


1991年,一个叫曹小青的四川大学生放假回到了家里。


她的家在四川遂宁的一个农村,这个季节,村里人都在忙着干农活,习惯了读书生活的曹小青,对家里日复一日的农活感到有些厌烦。


而且这会儿,19岁的曹小青已经在家附近的一家纺织厂找了一份工作,这份工作是很累的,忙了一天的曹小青回到家,已经实在没有力气再去干农活了。


但父母却以为她是嫌弃自己的出身,性格倔强的曹小青觉得十分委屈,无意间和父母发生了争吵。气头上双方都有些口无遮拦,父母告诉他:


“不管你上多高的学,你都是农村出去的孩子!”


曹小青气不过,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了。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一走,竟然就是十七年。


曹小青最初决定出走当然是意气用事,如果没有发生意外,等气消了,很快也会回家的。


然而不幸的是,她遇上了人贩子。


人贩子看曹小青孤身一人,又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学生,很容易就骗到了她,把她捆起来,一路运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内蒙古,卖给了一个叫许小三的农民。


而曹小青的父母见女儿一气之下出走了,也是着急得不行,本想的女儿当天晚上就会回来的,却没想到第二天天亮了还不见人。


曹父曹母开始挨家挨户地敲门,可找遍了全村也没有见到曹小青。最后赶紧报了警,但已经无济于事了。


一场争吵竟然演变成这样的结局,这是谁都始料未及的。


二、第一次被拐


内蒙这边,许小三花了3000块钱把曹小青买回了家。


许小三家里并不富裕,愿意花这么多钱买曹小青,也是看中了这女孩子长得漂亮,想着以后传宗接代,生两个大胖儿子。


已经中年还打着光棍儿的许小三,买了曹小青之后还跟她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很是为此高兴了一段时间。


刚开始的时候,许小三还会把曹小青关起来锁着,后来在这儿待了有一年,曹小青为许小三生下了一个儿子。


1994年,也就是曹晓琴失踪的第三年,遍地寻找她的曹家人,在一个亲戚那儿得到了曹小青的消息,说在内蒙古有个女人很像是曹家妹妹。


一家人连忙赶到了内蒙古,来到了许小三的家。


但在这次的交谈中,曹家人看着许小三的人还可以,看起来像是想要好好过日子的人,而此时的曹小青已经略有些痴呆木讷,家人问她意见的时候,她也说不出什么来。


曹家人最终决定,“忽略”了曹小青是被拐卖过来的事实,默认了曹小青继续和许小三过日子,并给了许小三几千块钱,叮嘱他好好照顾小青。


然而让曹小青大哥没想到的是,自家人的这个决定,才真正把妹妹推进了深渊!


因为曹小青已经为自己生了儿子,所以许小三也放松了警惕,对曹小青看管得也不那么紧了,但没想到孩子才五六个月大,曹小青有一天出门去村子里小卖部买东西,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曹小青突然失踪了。


三、二次被拐


慌起来的许小三于是赶紧打电话给岳父岳母,问曹小青是不是跑回家去了?


得知曹小青失踪消息的曹家人也是惊慌失措,当即就出去寻找,但很久都杳无音讯。


突然失去妻子的许小三本来想报警,但一想到一旦报警,那自己买卖妻子的事情不是就会被警察发现?思来想去,他决定吃了这个哑巴亏,也不再追究曹小青是不是自己跑掉的了。


然而曹小青根本就没有跑!不幸的她,又一次被人贩子给盯上了!


而这一次,她直接跌入了谷底。


曹小青是在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被人盯上的,这人叫许卜栓,是隔壁二前湾村的人,许卜栓的儿子脑子有点问题,从小就有点傻,一直娶不到媳妇,也没有人愿意嫁过来,他就动起了买卖妇女的心思,后来看曹小青长得不错,就把她拐来想要给自己当儿媳妇。


但历经两次被拐的曹小青已经在精神上有些不正常了,平时也不怎么会干活,许卜栓见这个“儿媳妇”不行,一合计,便转手把曹小青卖掉了。


这一次,曹小青被卖给了乱岔沟村,一个叫庞三宝的男人。


四、第三次被拐:噩梦


一天,曹小青现在的“丈夫”,也就是许卜栓的儿子许三毛,在闲聊的时候,神神秘秘地跟庞三宝说:“哎,我手里有个女人,你要不要?”


庞三宝也是隔壁村里的光棍户,听了这话就说:“那得让我先看看人好不好嘛!”


见了面一看,庞三宝觉得曹小青看着还凑合,就这么看上了,花了四千块钱把曹小青买了回来。


这已经是曹小青第三次被拐卖了。


在这样人均年薪两三千块的地方,4000块钱算是很大一笔钱了。花这么多钱买来一个女人,庞三宝本来是为了传宗接代。


但庞三宝脾气特别暴躁,做事也心狠手辣,买来曹小青后,他稍有不顺就对她拳打脚踢,把她当成自己的泄欲工具,更令人震惊的是,曹小青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妻子”,庞家父子三人都拿她来满足生理 需求。


半年后,曹小青怀了孕,但甚至没人知道这究竟是谁的孩子。


而且这孩子也没能顺利生下来,在庞三宝日复一日的毒打下,曹小青在孩子五六个月大的时候就挺着大肚子流产了。


但身体虚弱的曹小青并没有受到一点点怜悯或照顾,庞三宝还是像往常一样虐待她。在这样地狱般的折磨下,曹小青的精神越来越崩溃,后来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看着面前“废物”一样的妻子,庞三宝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自己花钱买了个冤枉,曹小青不能下地干活,连做饭也不会,现在连孩子也生不出来!


庞三宝玩腻了,就把曹小青又以4000块钱转卖给了榆树梁村的刘二针。


这第四次转卖,彻彻底底地锁住了曹小青的自由。


五、第四次拐卖:陷入地狱


和残忍的庞三宝比起来,刘二针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穷山恶水出刁民。在这样偏远的小山村里,村民们买妻成风。整个村子都团结起来维护着自己的利益,曹小青一直在尝试逃跑,但可惜的是,从来都没有找到机会。


有一次,她甚至已经搭上了长途汽车,就像知名电影《盲山》里面演的那样,但硬是被追来的村民从长途汽车上拉了下来,回到家后,等待着她的就是刘二针的毒打。


在这次逃跑失败之后,刘二针索性把曹小青关在了窑洞里面,吃喝拉撒都在这里解决,整整15年,没让她见过外面的太阳。


刚被关在窑洞里的时候,偶尔精神状态正常下的曹小青,拿石头在墙上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第一名”。


村里人议论纷纷,都在想:这很可能是个大学生,而且应该是个学习成绩特别优秀,很有文化修养的大学生。


但猜测归猜测,并没有人对她伸出援手。就连刘二针已经嫁出去的妹妹,同为女人,也是不停地虐待她。


曹小青就这样守着她落寞的“第一名”,心在远方,身子却困在这破落无望的窑洞里,忍受着刘氏兄弟日复一日的毒打和折磨。


她名义上是嫁给了刘二针,实际上则是刘家兄弟的“共妻”,一个正常人如何能忍受这日复一日的绝望,当记者来到村里,看到曹小青过着那样非人的生活,当即都觉得泣不成声,气愤不已。


一个好好的花季少女,人生被这样糟蹋掉,让人不由怨恨这生命的不公。或许曹小青的疯掉,也是她在努力活下去的一种选择。


刘二针兄弟俩都患有一定程度上的痴呆病,曹小青是他们的父亲到处凑来了四千块钱,从庞三宝手里买来的。


为了防止曹小青逃跑,他们把她关在窑洞里,窑洞里除了曹小青就是几头牲畜。


当记者初次进来的时候,两口锅特别显眼,一口锅里装着的是牲口吃的东西,而另一口锅就是曹小青常年上厕所的地方。


排泄物的味道、陈年腐烂的气味……各种恶臭混在一起,曹小青就睡在这破棉絮上,只穿了上半身的衣服,下身赤裸,头发粘连成一块儿一块儿的,已经不像个正常人了。


在窑洞的另一面墙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全部都是——“跑”。


精神已经失常的曹小青,哪怕她已经记不清自己的家庭,也记不清自己的来历,甚至可能都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在这里过着这样痛苦的生活,但在仅存的意识里,她却永远都记得自己想要离开这个炼狱般的地方,想要“跑”出去、逃出去,哪里都行。


无论哪里,都比这里要好上千倍万倍!


十五年的地狱生活让曹小青身不由己。她给刘氏兄弟生下了一儿一女,令人心痛的是,这两个孩子也多多少少都有一点精神问题。


痛苦,还是不可避免地从上一代延续到了下一代。


六、艰难的回家之路


后来,还是一个外乡人来这里办事,见到了曹小青的惨状,想要帮助她,又不知道如何下手。后来他偶然听曹小青偶尔会冒出一句四川话,就灵机一动,觉得曹小青或许是四川人,于是当即就给四川媒体打了电话。


四川媒体接到消息之后,很快就将此事发布在了报纸上,并联系其他当地媒体纷纷转发,帮助曹小青寻找家人。


没过几天,报社就收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称自己叫曹永良,报道中那位被拐卖的妇女,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丢了17年的妹妹。


记者们连忙拿着资料来到了四川大英县蓬莱镇,找到了曹小青的家。


曹家父亲看到照片,立马就说:“这就是我女儿小青!”手已经有些颤抖的老父亲把照片递给一旁的妻子。


满头花白已经十分老态的曹家母亲,拿起照片后,泪立马就下来了,她使劲儿地看,却什么也看不清。最后她颤抖着说:“我的眼睛啊,这些年已经哭瞎了,我现在连我女儿的照片都看不见了,女儿的脸都看不清了!”


说着便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一旁的记者也忍不住跟着掉泪。


曹家大哥曹永良也在一旁偷偷抹泪,他说自己已经有十七年没见到妹妹了,而且提起这件事全是愧疚。曹家嫂子也是泪水涟涟,她哽咽着解释:“我就是迫切地想要看到妹妹。”


曹永良告诉记者,在十七年前,自己就曾经得到过妹妹的消息。当时他们赶到许小三那里看了看,觉得许小三还算老实,对妹妹也还可以,就把妹妹曹小青留下了。


没想到,这一留就留出了祸患,曹小青后来又丢了,自己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音讯。如今才知道是被一次次拐卖了!而且还过得如此凄惨!


一提起当年的事情,曹永良再也不能释怀。他无法原谅自己,发誓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妹妹带回来!


当记者来到村里,刘二针却矢口否认买妻的事实。他声称曹小青是自己外出的路上带回来,她也是自愿给自己当媳妇儿的,拒绝承认买卖人口的行径。


而多年未见小妹的曹家哥哥姐姐,看着面前无赖一样的刘家人,都几度忍不住想与刘家打起来。


曹永良一看到妹妹竟然住在这样牲畜住的地方,过着连猪狗都不如的生活,他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又是愤恨又是懊悔,恨不得把刘二针给生吞活剥了。


但他也知道,一时意气解决不了问题,如何把妹妹带走,才是最重要的。


刘二针当然不肯让他们把曹小青带走,但媒体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为了保险,这次来还带了警察。面对着警察的参与,刘二针等人有了忌惮,也不敢太过放肆。


面对着蜂拥而来的众人,曹小青显得十分惊惧。她并没有认出自己的家人,面对着镜头,只是害怕和躲闪,就像她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


为了让曹小青尽快恢复记忆,曹家人拿出了小青小时候的照片,用四川本地话和小青交流,甚至还带了许多家乡的特产,想要帮助曹小青回忆起自己是谁。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曹小青的眼睛里慢慢焕发了光彩,她仿佛依稀认出了面前的人是存在于自己记忆中的亲人,态度开始慢慢有了松动,愿意跟家人一起走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刘二针又想出了别的馊主意。


就在曹小青已经答应和家人一起出去接受治疗的时候,刘二针突然把曹小青的一对儿女带了过来。


村里人经常靠这种卖惨的手段,去“挽留”住被拐卖到这里后想要走的女子,往往十分见效。总有女孩难以割舍亲生骨肉,选择留下,从而无奈地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可怜天下慈母心,曹小青被关在窑洞的那些日子里,刘二针很少让她见自己的儿女。如今这个时候了,却处心积虑把自己的儿子女儿请出来,让他们劝劝妈妈不要走,想要用孩子断绝曹小青获取自由的唯一机会。


紧张的众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还是一个记者急中生智,连忙把曹小青的儿女拉到一旁,苦口婆心的跟他们讲了自己母亲现在的处境,希望他们能允许自己的母亲被带出去接受治疗。


终于,历经千难万险,曹小青还是坐上了回家的车。


一回到家,曹小青就被第一时间送到了医院,已经做过基本检查,穿着病号服的曹小青坐在床上,身边围着她的家人,一直到现在,曹小青还没有完全和家人相认。


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沟通后,在记者拿来的本子上曹小青终于写下了一个名字:“朱李秀(朱丽秀)”,这正是她母亲的名字。


紧接着她又写下了她的哥哥姐姐等其他家庭成员的名字。


曹家大哥和姐姐在一旁瞬间泣不成声,“这就是我们的小妹呀!”十几年了,即使面容已经更改,深藏在心底的记忆依然还在。


他们不断叫着“幺妹”,忍不住把曹小青紧紧拥入怀中。这一家人经过这么多年的离别,终于重新又在一起了。


而此时,曹小青却再一次拿起了笔。


明明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已经写完了?大家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不知道小青还要写什么。


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泪目:


只见曹小青用颤抖的手,写下一个大大的“跑”字!


哪怕已经获救,哪怕已经精神失常,她依然惦记着这个念想,想要跑!想要离开那人间炼狱。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如鲠在喉,痛斥人贩子的残忍行径,心疼这个大半生都被毁掉的女孩。


而如今,即便是已经慢慢接受了治疗,曹小青也很难再回到本该有的日子上了。她的一生都已经被耽误,此后余生,可能还要被这段记忆永久的折磨。


而那些伤害她的人,却依然逍遥法外。


刘二针根本不承认自己买妻的事实,而庞三宝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说起曹小青,甚至说起自己虐待打她、把她转卖的事实,则是一脸轻松,满脸的笑意,仿佛对待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物件,可以随意丢弃而不用负任何责任,令人恶心又让人胆寒。


曹小青被拐卖的时候,她才19岁,被解救出来也才36岁。然而她却已经经历了别人一生都不会经历的噩梦,被七个禽兽不如的家伙先后或同时侮辱过,更可怕的是,这噩梦还要永永远远地禁锢着她。


更多资讯请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gh_5733ee41cd67_258.jpg


随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