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女童被打得伤痕累累,究竟是什么原因,竟让孩子母亲被判10年

谁动了我的小宓 次浏览

摘要:善恶终有报,辛怡被虐打成为植物人之后,辛怡的亲生母亲最终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没有尽到一个母亲该尽的义务,毁掉了自己女儿一生的她,终将在监狱里忏悔自己的懦弱与荒唐。

2017年3月16日,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里,随着审判长法槌的落下,“辛怡案”的审判结果一锤定音。

善恶终有报,辛怡被虐打成为植物人之后,辛怡的亲生母亲最终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没有尽到一个母亲该尽的义务,毁掉了自己女儿一生的她,终将在监狱里忏悔自己的懦弱与荒唐。


那么“辛怡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的母亲又做了什么?让我们一同走进这个令人心痛的小女孩的故事。


母亲出轨,情人竟殴打孩子至重度昏迷?

辛怡出生于河南省洛阳市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由于家乡经济条件落后,家境贫寒,加之有了孩子开销巨大,为了养家糊口,辛怡的父亲张少锋只能放下“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将妻子和女儿留在家里,自己远赴内蒙古打工赚钱。

1.jpg

张少锋这一走就是一年多,满心满眼都是赚钱养家的他,无暇顾及其他事情,也没有时间关照自己妻子的情绪。


彼时张少锋的妻子刘丽娇留在家里带孩子,一年多以来,她的身边除了孩子就没有过其他人的陪伴。

而自己的女儿辛怡也才一岁左右,咿呀学语的年纪里,辛怡连话都还说不清楚,更别提陪伴母亲,给予她精神上的安慰了。


这种乏味的生活,让刘丽娇感到十分孤独。


就在刘丽娇万般寂寞难耐的时候,他们家隔壁的单身邻居赵飞跃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在这个男人的有意勾引之下,刘丽娇很快便把持不住了,和赵飞跃发展成了情人关系。


因为张少峰远在千里之外的内蒙古,家里除了刘丽娇,就只有两三岁的辛怡,赵飞跃越来越大胆,他们不满足于日常的眉来眼去,便将做运动的阵地转移到了村子的小旅馆里。


这样一来,辛怡就成为了刘丽娇“幸福生活”的一大负担。一方面,她日夜寂寞,想和情人在一起的心思难耐,另一方面,辛怡才两三岁,时刻都不能离开母亲。所以夹在中间的刘丽娇,只好在与赵飞跃狼狈为奸的时候,将自己的女儿一起带到旅馆。


但是两三岁的孩子被带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自己的母亲做运动的时候无心关注她,怎么可能不哭不闹呢?辛怡每次被带到旅馆,都会因为不适应环境等种种原因而哭闹,孩子一哭,刘丽娇就不得不放下风月之事去哄孩子。


孩子的哭闹声,每次都让赵飞跃半途而废,非常生气和不满。性情暴躁的他,便经常在辛怡哭闹的时候对辛怡动手,有时候赵飞跃不仅动手打孩子,还会用烟头去烫孩子娇嫩的皮肤。而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刘丽娇,身为辛怡的亲生母亲,却不敢出声阻止。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015年9月18日。这天晚上,刘丽娇像往常一样带着辛怡来到了那家旅馆里,和赵飞跃私会。可正当两个大人浓情蜜意,互诉衷肠的时候,辛怡又哭了起来。哭声打断了赵飞跃和刘丽娇的幽会,尽管刘丽娇走过去哄了一会儿,辛怡却还是没有止住哭声。


这让本就十分不满的赵飞跃越发生气了。他冲上去,从刘丽娇手中一把夺过小小的辛怡。把她平放在床上,用浴巾将辛怡的胳膊捆在背后,又把辛怡的双腿折过去捆在脖子上,然后就将被五花大绑的辛怡倒立着提起来,将她的脑袋狠狠地撞向地面。

这一下十分用力的撞击,已经对年幼的辛怡造成了致命的伤害,被撞到晕过去的她再也哭不出来了,但是就算这样,赵飞跃这个恶魔,也还是没能解气。撞完辛怡的头部之后,赵飞跃又找来了胶带,并用胶带将辛怡全身上下勒紧,层层缠住,然后倒立着绑在床边。


辛怡被倒吊了整整半小时之后,这个恶魔才将她解开,扔在一边的床铺上。可此时的辛怡,已经是奄奄一息,昏迷不醒的状态了。


看到这里,或许你会问,刘丽娇去哪里了?作为一个母亲,她为什么不阻止赵飞跃如此虐待自己的女儿呢?


答案是,刘丽娇一如既往地目睹了情人暴打自己亲生女儿的场景,却什么也没有做。她一开始也想上前阻止,但是在她劝阻赵飞跃的时候,赵飞跃威胁她说:“你要是再多说一句,我就连你一起打,再把我们的关系说出去!”在这样的威胁之下,这位自私至极的母亲。选择了退缩。


她非但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女儿,还对暴行坐视不理,只顾自己的安危和名誉,成为了害女儿受伤的间接凶手。或许有的母亲是不能称其为“母亲”的,因为配不上这样高尚的称呼,比如故事中的刘丽娇。


将辛怡放在床上之后,刘丽娇见她没有继续哭闹了,就直接将女儿刚刚遭受非人虐待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也顾不得检查女儿的伤势,便又投入了刚刚殴打女儿的凶手——赵飞跃的怀抱。

可怜的辛怡就这样被扔在一边,没有人关心她的伤势和死活,直到第二天早上,结束幽会的刘丽娇发现女儿好像陷入了昏迷,不管自己怎么叫她,都没有任何反应,这时候这位不称职的母亲,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女儿成为植物人,父亲带她四处求医。

刘丽娇赶紧将辛怡带到县里的人民医院,经过检查,医生发现这个不到两岁的孩子,颅脑受到了重度损伤,脑内出血也十分严重,情况十分危急,如果不赶紧治疗,辛怡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在万般无奈之下,刘丽娇只好将女儿受伤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丈夫张少锋。一听说女儿伤势严重,张少锋便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从内蒙古赶回了家里。在看到病床上脑袋肿大,浑身伤痕累累的女儿时,这位父亲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哭了起来。


随后医生向张少锋坦白了辛怡的病情,他告诉张少锋,辛怡的颅脑损伤和脑部积血,可能会导致她一辈子都无法再醒过来了。与此同时,张少锋还发现,女儿身上有许许多多旧伤,其中包括烫伤和划伤的痕迹。


这让张少锋对妻子产生了怀疑。对于辛怡的伤势起因,刘丽娇的说辞是“不小心摔的”,但是正常情况下孩子摔跤怎么可能会把自己摔得如此严重呢?想到这一点,张少锋开始揣测是不是刘丽娇在家中虐待了辛怡。


后来,在张少锋的一再追问之下,刘丽娇带着悔恨和愧疚,向丈夫坦白了一切。听到事实的张少锋再一次心碎了,原来自己不在家的这些日子里,妻子一直在和另外一个男人偷情出轨,更过分的是她还纵容情夫如此虐待自己的孩子。


事已至此,在妻子出轨,女儿遭受虐待受伤的双重打击之下,张少锋虽然悲愤至极,但是为了救回女儿的生命,他还是选择振作起来,带着女儿去寻找生机。


在这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张少锋带着昏迷不醒的辛怡访遍了各大儿童医院,想寻找能将辛怡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医生,苦苦地期盼着辛怡能够醒过来。可是天不遂人愿,在这短短的四百多天里,辛怡一共经历了四次心脏骤停,常常在鬼门关的边缘徘徊。每次都是医生拼尽全力,才将小小的她从死神手中抢回来。

在四处求医无果时,绝望的张少锋听说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是国内最好的儿童医院,有许多在儿童康复领域十分权威的专家,或许可以对辛怡的病情有所帮助。


于是这位可怜的父亲,又马上带着女儿来到了这所附属儿童医院。在这里,张少锋找到了这家医院的神经外科主任张冰克。


为辛怡做完详细的检查之后,张冰克表示,这个小女孩的情况非常糟糕。辛怡的继发性脑干损伤和脑积水都已经非常严重,颅内压也非常高。


植物人相关的苏醒和康复本来就是医学界的一大难题,在辛怡这种情况之下,能够醒过来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但是张冰克表示,辛怡如果再不进行手术,病情只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恶化得更加厉害,所以无论成功率的高低以及结果如何,他都会排除万难,为辛怡进行手术。


手术成功,母亲获刑。

“宝宝,你可怜可怜爸爸,快醒来好不好,醒来爸爸带你回家。”在辛怡被推进手术室之前,张少锋跪坐在辛怡的病床前,苦苦哀求着已经昏迷了四百多天的女儿,这样的场景,让在场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医护人员,都红了眼眶。


辛怡的病情危急,情况特殊,手术的难度系数,也非常的大。所以这次手术由附属儿童医院的权威专家张冰克医生亲自主刀,为辛怡进行脑部导管安装手术。


彼时,威胁着辛怡生命安全的关键点就在于,辛怡的脑部积水过多,导致颅内压过大,所以手术最要紧的事项就是在辛怡的脑部安装导管,让辛怡颅内的积水经由导管排至腹腔,让辛怡的颅内压降低,脑部环境恢复正常。

而在这场手术进行的一年之前,为了维持辛怡的生命,医生已经在她的脑子里安装了一根导管。所以在安装新的导管之前,张冰克主任还需要先将辛怡脑部的旧导管取出来。


但是这根旧导管如今是什么情况,谁也难以预料,它很有可能已经随着辛怡的生长发育,和辛怡脑内的血管长在了一起,所以在去除旧导管的过程中,稍有不慎,就可能会使辛怡脑内的血管破裂,引发大出血。


好在张医生经验丰富,经过二十多分钟的苦战,旧导管终于被顺利地取了出来,这时候从辛怡脑内流出来的积液是清亮的,并没有血迹,这说明在旧导管的取出过程中并没有碰到血管。


旧导管取出来之后,新导管的安装又成为了一道更艰难的题目。因为无法看见颅内的情况,新导管的安装只能采取盲穿的方式。也就是说,这根导管怎么穿进去,能不能穿进去,以及能否穿好,都十分依赖主刀医生的经验和手法。


这个过程的危险之处就在于,如果主刀医生没有把握好穿刺的角度或者力度,那么导管在穿入的过程中就极有可能伤害到辛怡的脑部神经,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那么即便手术成功,辛怡成功苏醒,她也会面临瘫痪或者癫痫的情况。


并且,抛开手术手法上的巨大难度不谈,对于这种情况下的辛怡来说,手术时间也十分紧张,因为时间一长,免疫力本就低下的辛怡,将会面临巨大的感染风险。


这场手术,不仅是上天对于辛怡的考验,更是医生和时间还有死神之间的艰难博弈,其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但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经历了二十多分钟的旧导管摘除以及十五分钟的新导管穿刺后,手术结束了。通过术后辛怡的脑部影像CT可以看出,这次手术是非常成功的,导管的位置也十分理想。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辛怡的病情开始逐渐有了起色。400多天以来对外界毫无感知的辛怡,这一次终于对外界有了反应。第一次的肢体反应,第一次的微笑,第一滴泪水,第一声微弱的呻吟...


尽管这些都是对于常人来说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对于辛怡来说,这是她和死神抗争胜利的象征,对于在黑暗中苦苦坚守和追寻希望的张少锋来说,更是莫大的安慰和希望。这对苦命父女的生活,第一次被希望之光,照得亮亮堂堂。

善恶终有报:母亲的悔恨,恶魔的惩罚

在张少锋带着辛怡四处求医的时候,辛怡的母亲刘丽娇几乎从未在医院出现过,但是社会上有许许多多的爱心妈妈,都在帮助张少锋照料着辛怡。


作为辛怡受伤的罪魁祸首,刘丽娇和她的情人赵飞跃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俗话说,善恶终有报,在带着辛怡看病的同时,张少锋也从未忘记过向法律求助,用法律惩罚伤害女儿的凶手。

在法院的帮助之下,辛怡受伤一年多以后,赵飞跃和刘丽娇终于得到了他们应得的惩罚。


2017年3月16日,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了对刘丽娇和赵飞跃二人的审判结果:因赵飞跃,刘丽娇涉嫌故意伤害幼童罪,而对赵飞跃判处无期徒刑,并处赔偿金140万元,对从犯刘丽娇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对于赵飞跃这样有暴力倾向且没有理智和同情心的恶魔来说,无期徒刑是对他最好的审判。而刘丽娇,也应当为自己的自私和懦弱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样的审判结果,让张少锋以及社会上许多关心辛怡的好心人心中的大石头落了地。但是我相信,作为一名父亲,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关心,最爱护辛怡的人,张少锋的心中肯定还有着无尽的悔恨,恨自己没有一直陪伴在女儿的身边,没有保护好自己最爱的宝贝。


在法院宣布审判结果,庭审结束之后,刘丽娇也接受了当地记者的采访。这一年多以来,刘丽娇似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采访中表达了自己无尽的悔恨,她说:“宝宝,妈妈对不起你,让你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你快醒过来吧宝宝,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你能醒过来,再叫我一声妈妈,你要乖乖在爸爸身边,好好养病,等妈妈出来以后,就来照顾你。”


刘丽娇的悔恨之情,感于肺腑,溢于言表。但是对于辛怡来说,妈妈犯下的错误和带来的伤害已经是无法逆转的事实,无论刘丽娇再怎么忏悔,辛怡也无法恢复到受伤之前那样健康的状态了,这种不可逆转的伤害将伴随着辛怡的一生。


结语

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在医生和社会各界好心人的倾力援助之下,辛怡能够睁开双眼,逐渐恢复健康,顺利地长大成人,走到她本该沐浴的阳光之下,成为一个健康快乐的女孩,享受这个世界的温暖和美好。

更多资讯请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gh_5733ee41cd67_258.jpg


随机内容